许输年新书_第17章 老屋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7章 老屋 (第1/3页)

  老城小巷,青砖垂柳。

  当回到阔别已久的家门口,秦长生双目已经不知不觉变得氤氲。

  他母亲苏紫南本是江州人,当年高考以江州状元的身份,考入了燕京著名的燕京大学,称得上是江州有名的才女。

  当时苏家人,本以为苏紫南是光耀门楣的天之娇女,可谁知苏紫南在读大学期间,和一个不知道身份的男人怀了孩子,因为在校期间怀孕生产,燕京大学嫌她败坏名声,就将苏紫南给开除学籍。

  而那个让苏紫南怀孕的男人,后来也是消失无踪,没能承担起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。

  苏紫南万般无奈之下,只能选择抱着还是婴儿的秦长生,回到江州。

  苏家人嫌弃苏紫南丢人现眼,自苏紫南回来后,除了苏紫西这个妹妹以外,全都对苏紫南和秦长生冷眼相看。

  苏紫南也没有依靠苏家人的帮衬,而是独自找了一份工作,再加上晚上兼职,含辛茹苦的慢慢把秦长生给抚养长大。

  后来在秦长生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苏紫南终于在这个名叫泗水巷的地方,买了一套小房子,母子两人算是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。

  稳了稳手中的灵位,秦长生轻声笑道:“妈,我带你回家了。”

  他伸手从墙根中间一块砖底下,翻到了一枚钥匙,打开门锁,迈步走进院落大门。

  这个院子里面有北房两间,南房一间,足有四十年左右的历史。

  当时苏紫南买这套院子,足足花了7万块钱,在2000年末,7万也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  之前秦长生和苏紫南一人住一间北房,南房则是厨房。

  房子最怕没人气,一旦没人居住,时间一长,无论什么房屋,都会很快的破败下来。

  打开大门,秦长生本以为院子里的房子会残败不堪。

  可谁知进来之后却发现,院子里竟然是完好如初,像是经常有人打扫一样,处处透露着整洁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有人经常过来替我打扫房子不成?”

  秦长生眉头猛地一挑,端详着手中的钥匙。

  他习惯把家门钥匙藏在大门外的墙根下边,入狱前,家门钥匙也在墙根下边。

  按理说,这三年多的时间,如果没人动这个钥匙,只怕早已生锈长青苔了才对。

  然而这个钥匙现在看起来依旧明亮,根本不像是三年多没人碰过的样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